标签归档:稻盛和夫

哪怕险峻高山,也要垂直攀登

以下文章段落引自稻盛和夫《干法》


在我就职的第一家公司,因为我坚持依据自己的信念行动,所以有时会受到同事、长辈、上司、甚至工会的责难,而在公司内处于被孤立状态。

此时,有以为比我大五六岁的前辈,此人和我不同,为人圆滑,与周围的人际关系和谐,对我提出了如下建言:

“稻盛君,你的做法太过正直,太过直截了当,所以旁人难以理解。在人生中积极意义上的妥协还是必须的,人活在这个世上,需要懂得权宜之计和临机应变。”

听了这话,我毫不以为然。但是过后,对于究竟该不该采用所谓“积极意义上的妥协”,我也曾反复地询问自己。

然而,得出的结论是“绝不接受所谓妥协的诱惑”。绝不扭曲自己的信念,按照自己的信念拼命工作,我只能如此。我从内心发誓,坚持自己的初衷。

那时,我头脑里浮现出在攀登险峻的高山时自己的状态。

我曾是一个缺乏登山技术和经验的人,但却要作为登山队长率领团队攀登险要的石山。此时因为害怕而脚底发抖的人、要求中途离队的人,都出现了。如果只考虑安全第一,那么我们就不可能敢垂直攀登高耸的石山,而将会选择迂回上山,缓慢地、轻松地爬行。

这种方法就是那位先辈所讲的“积极意义上的妥协”,这的确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办法。

但是我却不选择这条安逸舒适的道路。

为什么?因为我认为,在选择安全舒适办法的瞬间,就会迷失我的目标——那险峻的高山之巅。采取安全的办法,花费漫长的时间,在缓慢攀登的过程中,就会淡忘了初衷,消磨了攀上险峻山顶的意志。即使没有忘却初衷,也会慢慢接受“理想归理想,现实只能到此为止了,已经做了充分的努力,就到此为止吧”的想法,那就一定会放弃最初的目标。

只要允许自己稍稍妥协,那么持续的努力就会画上终止符。我预见到自身软弱的一面,所以,明知自己鲁莽无谋,我还是下定决心,今后不管遇到多么险峻的高山,我都要垂直攀登。

正好当时准备结婚,我对未来的妻子说:“以后,如果没有一个人肯追随我,很抱歉,希望那时你能做我的后援,你愿意吗?”我以边这么讲,一遍低头求婚。那一时刻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清楚楚,当时妻子默默地点了头。

允许自己妥协,选择安逸之道,那一瞬间固然很惬意,但是,这样却不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崇高的目标,到头来必定后悔。

秉持鉴定的意志,一步一步、一天一天、踏踏实实努力的人,不管路程多么遥远和艰难,到时他一定能够登上人生的山顶。

切勿选择捷径

毕业后,我在一家小公司服务。但我不是和管理阶层发生正直,就是被工会攻击,最后陷入无可救药的孤立状态。我想象自己带领一支队伍爬上险峻的大山,可能因怯懦畏缩而无法前进,甚至会失足跌下悬崖,摔个粉身碎骨。

公司的资深经理劝我妥协,暗示我另选一条平坦的路走,雨队伍一同慢慢地爬上山坡。

对于他的相劝,我想了很久,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崎岖的山路。我知道,假如自己选一条好走的路,慢慢的向上爬,可能在攻顶之前便放弃了。我很清楚,自己是个脆弱的人,但是我的队友我们都对我有信心。捷径也许对他们来说是个轻松的选择。但是,这样并不会让我得到真正的快乐。

我下定决心,既然我认为自己所选的路是正确的,那么不管路途多么凶险,天气多么恶劣,都应一心攻顶。从那时起,我就试着对自己和他人都一样严格,这样我们才能一同登上巅峰。

捷径并不一定把我们带到目的地。相信这点,准没错!

出自 稻盛和夫 《活法2》

希望接此文回敬曾让我删除文章和谐相处的人们,我内心像文中描述的一样脆弱,虽然我没有队友,到目前为止还不是一个所谓“值得相信”的人,但是我相信我选择的路是正确的路、正直的路。至那些闭门造车的人

天堂,还是地狱

有个小和尚请一位有智慧的老住持为他形容地狱。那位老住持答道:“地狱有一个宽大三尺的大锅,里面是美味的面条。然而,你所用的餐具,也是一双三尺长的筷子。”

住持解释道:“你可以想象这幅景象。大家都饿极了,用这三尺长的筷子争食。他们试着夹起面条,但是筷子太长,无法把面条送到嘴边,于是发狂的搅着那锅面。每个人都想第一个吃,甚至攻击别人。最后,吧面条弄得到处都是,就是吃不到嘴里。因此,每个人都为永恒的饥饿所折磨。”

接着,小和尚又问到:“那天堂呢?”老住持回答说:“天堂的情形也差不多。不过,每个人捞起面条后,都把面条夹给在锅子另一端的人,说:‘请先享用这美味的一餐吧。’另一端的人高兴地吃了,并说:‘谢谢,现在让我来回报吧。’由于每个人都有无私的心,所以得享至福。”

企业间的关系,可能有如天堂,也可能像是地狱,关键看我们如何视之:是一输一赢?双方平局?抑或是力量相乘的双赢局面?

出自 稻盛和夫《活法2》